第2074章 准备帮谁?

    陆尔蓝容貌平平,在众多精心打扮过的名媛千金中本不显眼。

    但她妆容艳美,一身意大利手工制造的玫瑰礼服更衬得娇艳动人,似那枝头初绽的花蕊儿,优雅的游走在舞池中,举手投足间尽招瞩目。

    她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儿,康琴心如是想道。

    司雀舫见她盯着陆尔蓝的背影看,轻声问:“怎么,想与她相交?”

    “论相交,今日已识得了。

    我是在想,陆小姐亲自邀请,二少为何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抬眸笑着望过去。

    司雀舫反道:“我今日的女伴是你,哪轮得到她请我跳舞?”

    “那怕是要让二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淡淡回了他,寻望四周,见魏悦希正被好些世家公子围着邀舞敬酒,而早前交代陪在旁边的康英茂却不见踪影,便欲过去阻拦。

    司雀舫却抬手伸向她,“既是舞会,尽兴即好,康小姐请?”

    虽是邀请的语气,但口吻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康琴心放心不下那边情况,“我先去看看阿希。”

    他猝不及防的就握住了她的手,眯眼笑道:“那便请了。”

    司雀舫先起了步子,掌心扣住她的腰肢进入舞池,周围人多,康琴心也不好过分挣扎不跳。

    但她容色是恼的。

    司雀舫凑近了说道:“放心吧,陆家的舞会不至于出差的。

    这里的酒侍也都有看顾之责,你表妹她出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般说,康琴心微微放心,但目光仍是时不时留意着那边。

    竟意外和倚在吧台前边晃酒边凝视他们的陆尔蓝四目相视。

    陆尔蓝微征,冲康琴心笑了笑。

    康琴心回应之后,不动声色的觑了眼面前的司雀舫。

    司雀舫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低道:“都是出来玩的,何必顾首顾尾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抿唇应道:“原是个中高手,我确实比不得二少深谙其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大家之中,舞会酒席的应酬,我以为你司空见惯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因为贴的近,他这般说话总是时不时擦过康琴心的耳廓,偏了几回还是没躲过,康琴心瞪了他眼,换来对方更加开怀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二少是军人,我原以为你是最严谨高冷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觉得我不够冷酷无情了?”

    司雀舫替她问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康琴心耿直道:“我只是觉得,什么身份配什么性格才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觉得我不符了?”

    康琴心不语默认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倒是如你所说的沉默寡言,为人是沉稳了些,但他是因为游走在商界,需要那样的威严去震慑旁人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司雀舫饶有兴致的还添道:“与人相处其实挺有意思的,比如在下和康小姐,起初你见我时可跟炸毛的小猫一样,张牙舞爪的,哪可能像现在这般温顺的依在我怀中起舞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康琴心倏地推开他,话是越说越过分了。

    司雀舫早有察觉,索性双手皆扣住她贴向自己胸膛,面上是无比的温柔体贴,落在旁人眼中只是情到深处的相拥低喃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明日你我的新闻又闹得沸沸扬扬吧?”

    是了,陆家这房迁徙新加坡,今日是初次盛会,当然有媒体记者过来。

    他是摸清了康琴心的性格。

    但如此轻浮的言语,再直接不过的调戏了,康琴心憋着怒火咬牙道:“取笑我很有意思吗?

    二少还请慎言!我虽配合你唱这出戏,但不是你的手下,由得你肆意妄为。”

    “康小姐误会了,我对你向来礼待有加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怒火中烧,越发后悔招惹了这个男人,更气短时间内还摆脱不了。

    司雀舫却心情很好,不疾不徐的又问:“你说,身为康家二小姐的男朋友,我是不是该登门拜访下你的舅舅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话题转的太快,康琴心一时没反应过来,惊诧道:“你要去拜访我小舅舅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康琴心,似很认真的征询意见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什么必要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直接道:“我小舅舅聪明着,能看不出我和你的关系是假?

    就算没有道破,但他了解我,自然知道外界传言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信?

    怎么,我和康小姐一起,便是这般不为世人所容?”

    他故意夸大了利害。

    康琴心轻描淡写的将话丢回去,不答反问:“二少以为呢?

    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如何让人当真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是康夫人的老师,我父亲又与叶将军私交深厚,你我两家过去在国内便素有往来,怎么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了?”

    司雀舫与她说话时总笑吟吟的,这份笑意落在康琴心眼中总觉得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康家还是她,对司雀舫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,是以她想不明白对方目的。

    她还在琢磨时,司雀舫再道:“明儿下午两点,我约了叶先生在临泉茶楼喝茶,康小姐一并同来吧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瞠目,“你何时约了我小舅舅?”

    “自是让人亲自送去的请帖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问你约我小舅舅做什么?”

    因为被他扣紧的近,她抬首回话的姿势总觉得过于亲密,身子动了动示意他,“说话不用这么近的吧?”

    司雀舫微微松手,应道:“你不想知道我和你小舅舅之间的不快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话后他稍稍定睛,引诱道:“明日你去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暗道他既这种语气,眼下旁敲侧击也问不出什么有用信息,便干脆省了口舌。

    “怎样,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去。”

    她利索的应话。

    临泉茶楼与新泉山庄相近,那边是叶家的地盘,她熟络得很,自没有什么顾虑,只是好奇,先前两人都不肯透露丝毫消息给自己,现在谈事情却喊上了她?

    “你说,若明日我和叶岫动起手来,你准备帮谁?”

    有那么严重?

    司雀舫浅笑:“还需要考虑?

    看来你和叶岫的甥舅关系不外如此,我还以为你会毫不迟疑的站在他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需要考虑,我只是纳闷二少何苦问这样的话?

    答案如何,显而易见的事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回击的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司雀舫轻笑出声,亦不曾恼怒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